军事论坛 – 中国军网

世界上任何一支强大的军队,既是打出来的,也是规划设计出来的。自人类社会出现军队以来,战略规划就伴随着战略管理客观存在于军队建设发展之中。

改革创新关键在人,军事院校是打造德才兼备的高素质、专业化新型军事人才方阵的关键环节,只有一流课程才能支撑一流教育进而培养一流人才。

抗疫斗争,是对国家应急动员能力的全方位考核检验,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未来战时动员的实战化演练,为我们谋划战时动员行动带来了诸多启示。

新型作战力量体现着军事技术和作战方式的发展趋势,是战斗力新的增长点。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是一项长期性、艰巨性、复杂性的系统工程,应以系统思维的理论和方法把准内在规律,加强顶层设计,统筹全面建设,使其有效融入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一体化联合作战体系。

在《中导条约》失效后,俄罗斯与美国两个军事大国之间的战略武器发展仅剩下于2010年签署的《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》在相互制约着。

战场勤务支援是保持部队战斗力和作战持续性的重要保障行动,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作战胜负。

区块链实质是一个分布式记账系统,通过集成分布式存储、点对点传输、共识机制、非对称加密、数据结构等信息技术,创造性解决了数据分布式存储管理中的安全、保密、同步、共享等难题,具有去中心化、不可伪造、全程留痕、公开透明、集体维护等优势。当前,区块链已经开始渗透至各个行业,进入3.0时代,那么区块链+作战指挥,会起到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?

有人/无人机智能协同空战作为一种可以预见的全新的作战力量,将作为生成体系作战能力的有效途径,不仅会给未来空战样式带来巨大的变革,也对航空兵作战样式产生颠覆与冲击。

夺取“制智权”,不能空谈概念,要有支撑其实现的具体对抗形式和行动样式。

以军事智能化为重要标志的新一轮军事革命正加速推进,加快军事智能化建设发展,成为世界各国军事战略转型的重要抓手。深入研究网电空间军事智能化作战问题,分析探究智能化网电作战呈现的新特点、新样式、新策略,是新时代推进网电空间军事斗争准备亟需破解的一项课题。

卫南战役是1943年7月抗日战争时期,八路军冀鲁豫军区部队对侵占卫河以南滑县、长垣之间地区的伪军发动的进攻战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